宛然一切宫里长大的娇贵的小郡

宛然一切宫里长大的娇贵的小郡初出场时,是在碧波龙舟之上。淡紫华服,秀髻如云,鬓旁一朵牡丹,妆容精致,宛然一切宫里长大的娇贵的小郡主。事实便是如此,有时真的残酷得令人心悸。为了那一点小小的奢望,她终不肯在他面前吃下撒旦之果,甘愿那样凄绝地死去这怎不令人唏嘘?

最后终是这么生生擦肩而过了啊,倒在通天塔冰冷石地上的凋零的她和默然转身离去,只留下一个苍凉背影的他。如此疏离惨淡的结局。她是一个冷静隐忍、手段玲珑的称职卧底、堂堂的魔界将军,为了任务整整蛰伏十八年,一次次将局势玩转于鼓掌之间。她的聪明,却依旧挽回不了最终失败的悲剧。是的,她缺少一个“狠”字。只因那份心底的柔弱,那份不肯割舍的情,令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然而正是这点,令她显得真实而有血有肉。“来世,我只想做一个平凡的女孩,可以喜欢自己想喜欢的人”赤贯星上,挣扎着说出最后愿望的她,终是逝去了,只剩一缕不灭的灵魂,在伏羲琴中静静等待着来生,来弥补这一切的错过。

她本如芙蕖之华,奈何却偏逢悲秋。漫漫西行之路上的黄沙,就埋了这一切过往吧。那样无忧无虑,为了一点小小的心思不惜在朝上大哭大闹、向皇上撒娇,只为能一路跟着他。当时看到此处,并无过多感慨,结局时再回想当初,却只余下无尽叹息。是啊,本是命中宿敌,又何苦如此执著、不惜一切后果?然而这便是残酷的现实,所有的美好都只如烟花绽放。尽管当时绚丽得堪比月华,却瞬间只余下几星灰白的残骸。所以那一点梦,终是被现实摧毁了。撕开了血淋淋的真相,也唯有拔刀相见。

然而心伤的又何止是他宇文拓?当她得意得宛如一个孩子,一切都握在手中时,谁又能知她的心痛?这是她的任务,命运紧紧扼住她的咽喉,令她无法逃脱。她其实是有情的。纵然知道他是她最大的阻碍、纵然有无数机会可以暗害他,但她依旧下不了手。对于这个本应是最大反派的人,我们都始终恨不起来,这是件很奇怪的事。当然,看到她阴谋得逞,暗杀玉儿,将罪诬陷给小雪和宇文拓、甚至最后引得神州沦为魔界之地时,心中是不能没有恨的。然而最后一瞬,在她哀伤微笑着倾诉自己那个简单却奢侈的愿望时,一切都释然了。我们原谅了她,原谅了她一切的心机和手段。

只因她心底终是善的她也只是一个被命运逼迫、被宿命玩弄的可怜女子。罪恶的根源并不在她,而是西方魔界的野心。她只是一个为着自己信仰执行任务的傀儡,一个天下逐鹿中的牺牲品。所以最后只留下一个凄凉的结局,以及一句“宇文拓谢你不杀之恩”的冷淡苍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