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第一个实现盈利的虚拟偶像

国内第一个实现盈利的虚拟偶像然而,无论是初音未来还是洛天依,背后运作公司的触角,并不止于原生领域。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一段时间,关于洛天依和初音未来的比较,仍将持续。就在初音未来公布2019年魔法未来演唱会新造型、洛天依宣布将参加5月18日的荔枝声音节后,二者的粉丝循例在B站、微博、贴吧等阵地发生小规模争论。

Miku党(初音未来的粉丝昵称)质疑洛天依“第一歌姬”的称呼过于狂妄,锦依卫(洛天依的粉丝昵称)则反击称初音未来“已过气”。诸如此类,凡此种种。实际上,在每一次初音未来或洛天依的演出前后,社交媒体中都不乏类似论战,但普通大众几无所知。但伴随时间推移,伴随洛天依以更积极的姿态拥抱主流,其所代表的的虚拟偶像经济,终将星火燎原,成为一种无法忽视的社会现象。没有人会永远年轻,但永远都会有年轻人,洛天依将会陪伴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那会是人类从未见过的文化图景。突破圈层、走向大众,成为主流文化的组成部分,是它们选定的方向。或者说,是初音未来选定、洛天依跟随的方向。参照媒体报道,初音未来诞生十二年来,曾经在法国唱歌剧,在美国当Lady Gaga的演唱会嘉宾,在日本当MTV颁奖典礼的嘉宾。2019年初,她还差一点登上CCTV网络春晚的舞台。

相比之下,洛天依正在“奋起直追”。从登上湖南卫视、央视这些主流电视媒体,到与美年达合作推出限定版饮料,再到最近唱《灭霸我不干了啦》,主动“蹭”起《复联4》的流量,洛天依团队的动作,都在针对圈外人发力推广。有意无意间,她效仿了初音未来的路径,一点点积攒着打破次元壁的力量。前景拭目可待,但和初音未来一样拥有“V家血统”的洛天依,正在遭遇初音未来不曾遇见的困难。受制于国内版权和UGC的能力差异,她很难完全复制初音未来的商业模式。好就好在,比起出道已久、相对温吞的初音未来,差点中途夭折的洛天依及其背后团队,眼下散发出一种更强烈的饥饿感,正在更频繁地登上头条,而在国内,类似的“第一”属于洛天依,一个拥有灰发、绿瞳,永远15岁的少女。和初音未来一样,洛天依同样源自雅马哈公司的VOCALOID软件。2012年,上海一家公司获得授权,开始在国内正式推出洛天依。得益于人工智能和互联网技术进步带来的审美革新,初音未来和洛天依都生在一个流量红利的时代。

仔细审视初音未来的发展路径,她几乎以一己之力,串联二次元、绘画、游戏、动漫周边和演唱会等原本相对分散的产业,激发巨大的商业能量。有媒体报道称,初音未来在过往十年“创造和带动”了一个超过百亿日元的全新消费市场。即便在中国,也有某银行推出初音未来主题信用卡、手机厂商推出名为“初音绿”配色手机的经典营销案例。动辄与“千元票价”、“座无虚席”等词语联系在一起的洛天依,则是国内第一个实现盈利的虚拟偶像。通俗而言,虚拟歌手及其外延虚拟偶像,其实源自日本乐器制造商雅马哈公司开发的电子音乐制作语音合成软件VOCALOID,其原理是将事先采集的真实人声进行拼接处理,合成为歌声,配以手绘的2D或3D形象,组成虚拟歌手的最终形象。区别于“经纪公司打造人设、粉丝负责买单”的传统造星模式,虚拟歌手是一种PGC+UGC的文化产物,最大特点是粉丝和拥趸有权利、有机会参加偶像的塑造和发展。

此外,虚拟歌手并非真人,没有年龄困扰,也不存在真人偶像常见的绯闻、婚变、耍大牌等负面行为,“人设”从不崩塌,可以成为完美的偶像。作为二次元文化的发源地,日本是全球最早推出虚拟歌手的国家,诞生于2007年的“初音未来”,号称“世界第一虚拟偶像”、“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成名作《甩葱歌》一度漂洋过海。